隐形贫困运营人自救指南
隐形贫困运营人自救指南

春招是一个有趣的分水岭,身边的做产品运营的朋友,经过这几个月的跳槽和工作变动,已经开始自觉分成了两拨。

一拨是痛痛快快辞了职,稳稳拿下大厂offer,月薪翻倍的。

另一拨是兜了一大圈没啥结果,只能一边咬牙继续手边的工作,一边在朋友圈自黑:“近期最扎心的词,了解一下......”

发这条朋友圈的人,就是小林。

大学毕业后不想从事本专业,就做了运营,毕竟做运营似乎没什么门槛。

每天早上9点半,打开各种社交网站,复制粘贴了几个不痛不痒的新闻,做成一份“早报”。再拿起手边十来个运营手机,扔到上百个微信群里。

接下来一整天,小林的工作就是玩 “消灭未读消息红点” 的游戏,但运营手机里999+的消息是永远别指望点完的。

突然,窗口亮了一下,领导问:“昨天活动的数据怎么样?”小林没着急回复,先打开了隔壁同事的聊天小窗:“那人怎么天天盯着我的数据不放?”

然后才讪讪回复领导:“昨天没有新增......”

这是小林的第三份工作,跟之前两份工作一样,不到半年就受够了琐碎无聊的工作,“傻逼”的领导,以及永远等不到的升职加薪。

但这一次,她不敢再裸辞了。

银行存款不超过三位数,欠了一堆花呗和信用卡,背着领导偷偷投了几十份简历,跑了十几家面试,结果全都石沉大海。

每一个面试官都问她:为什么你每份工作经历都不到1年?

于是,她咬咬牙,决定继续忍过这一年再说。

像小林这样的其实有很多,有的在打杂运营的死胡同里出不来,有的想要进入却怎么也摸不到门道。

小A:我原来做电商运营,想转方向,投了一堆简历出去,接到的面试邀请也全是电商的,运营各类别之间工作差别挺大的,感觉自己被限制住了,很迷茫。

大萌:我在传统行业做了几年,想进互联网公司做个产品经理,不然运营也行,自学了很多东西,但每次面试一被问到具体的产品运营问题,我就懵了,差不多要死心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运营门槛低,很多人甚至把它作为转型产品经理的跳板,但同样运营的淘汰率也是极高的,我们太低估运营这份工作了。

小林以及大多数陷入困境的运营人们,他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我们尝试着给出了三个主要病症以及自救方案。

一堆朋友里,很会讲笑话的或是多才多艺的,总是比较受欢迎,相反小透明就很容易被忽略,做运营也是一样的道理。

内容运营、用户运营、活动运营、产品运营,这4大运营分支,我们至少要培养出一项很能打的长板来,形成自己职业发展的护城河。

比如用户运营,普通的运营只需要做到 “能交差”,把最常规的手段都囫囵执行一遍,但KPI依旧遥不可及。

但如果要形成长板,至少需要了解用户增长的三大阶段,以及不同阶段的对应策略,基于对用户需求的深入理解和挖掘,在拉新的基础上,更需要做好留存和融合的工作等等。

当面试官在问“工作经历为什么都不到一年”,他其实不光是在考虑人员稳定性。

他更多的是衡量你是否经历过一款产品(或一个大型项目)从孕育、初创、成长、成熟,甚至成为独角兽的过程,是否具备全面的运营能力。

不同产品时期,运营的工作侧重和思考维度是不同的。

比如,起步阶段我们考虑的更多是数据增长,拓展市场、积累种子用户;平台做大了之后,则需要针对用户的不同属性进行精细化运营。

对于工作经历不长的运营者来说,我们的很多技巧和思维是断层的。

学习是治疗一切病症的终极方案,但很多人却恰恰卡在了这一环上,所谓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

学习的重要性说了一万遍,我们缺乏的只是一个更高效的学习方式。

拆解、模仿、反馈、总结、反复,是帮助我们从菜鸟到高手的最佳武器,在任何领域都适用。

比如,在惊叹【网易云音乐】5年拿下4亿用户的同时,是不是可以深究一下它是如何迅速抓住用户心智的?

在享受【蜗牛读书】“每天免费阅读1小时”的便利服务时,思考一下小团队为什么能从一片红海中杀出重围?

当我们发现【网易严选】的毛巾瞬间卖爆,在跟风种草或吐槽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来一次更细致的拆解和推导重演?

本文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需联系斑鸠,请电洽:0592-5922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