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卖保险211做小编,那你还读大学干嘛?”
“985卖保险211做小编,那你还读大学干嘛?”

我没脸和任何人说,更一度没有办法向自己承认“我只能卖保险”

我是985院校金融专业的学生。我的所有亲戚朋友大多不懂金融是做什么的,但是刻板印象就是“坐办公室,谈大生意,体面风光”,在加上名校光环加身,那一定更是不得了。

卖保险?不就是推销员吗?表面上说着年轻人好辛苦,背地里想的都是不入流的下等工作,大概没什么本事的专科生混口饭吃。

我竟想不出任何办法在没“挣大钱”之前,获得除了我以外的人对“小编”的认可。

4年211大学正经新闻专业毕业,我却选择了做新媒体小编。我过去总认为只要我热爱就好,但后来才知道“舆论压力”实在太大。

“你人生巅峰该不会就是校新闻社社长”
“你到底在搞什么东西,是那种网络水军之类的吗”
“大城市找不到工作没关系啊,妈妈托人给你找了村委的关系,可以回来做文员的”
做一份不被看好的工作,结束嘲讽和“同情”式支持的唯一办法就是你的成果最终满足了大众眼里的成功标准“赚得多”。

当你读过书,上过名校,却没有满足大众预期——“体面工作,赚钱多”的时候,一定会被“指责”一些东西。比如,

“你明明可以更好,为什么没有”
“职业眼光有问题,太不争气,自甘堕落”
“读这么多年书都浪费了,父母白培养”
“挤占教育资源,浪费别人的机会”

在讨论这些指责对错之前,先来说一说“高学历配低工作”这件事情本身。

什么是相对高学历之下的“低工作”?

首先每个人对于“低工作”的定义就不同,这里把学历高低作为影响判断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说一个985名校毕业的人,对他来讲什么是“低工作”?

你会突然想问“他专业好吗?哪个地区的?跨专业求职吗?除了名校之外有没有其他优点特长?家庭条件怎么样?”等等一些列问题。

这时候大家是知道的,影响一个人就业结果好坏的因素非常多,哪怕十分具体,你也很难得出“什么是与他水平最匹配的工作”的答案。

那么这里所说的“低工作”实际上大部分指的就是“工资不高,社会地位不高,发展前景堪忧”。趋向于用一种一般性结论来回应千差万别的个人情况。

之前有一则新闻,大致是“名校大学生卖煎饼,收入是本职工作数倍”

在大部分人依旧感叹“大学生怎么回事,书都白读了”,更恶意传播“读书无用论”的时候,希望我们更多能将不会被媒体具体报道的个人情况考虑在内。

他除了名校背景之外是怎样一个人,做出这个选择是被迫还是自愿。其次,类似于“卖煎饼”这样的工作,入流不入流,低下不低下是怎么定义出来的。

微信截图_20180511105052.png

高学历配低工作是怎么发生的?

高学历是唯一光环,其他因素导致低配工作。

就像前面所说的,影响一个人找到好工作的因素非常多。进入名校后在就业方面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如果成绩欠佳,实习工作经历零,找工作态度消极都会导致低配工作。这时候高学历负责背锅。

求职追求差异,薪水和地位并非所有人的首要考虑因素。

不同人有不同的求职需求,有些低配是求职者的个人选择。

“原本初高中生能够胜任的工作,现在招聘要求确实大学生,甚至是研究生”?

工作质量没有变,就业学历门槛却在提高。

这点其实大家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过度教育”由于过分扩张教育,中等、高等教育毕业生数量的快速增长开始超过劳动力市场的实际需求,受教育劳动力面临着知识失业,或者从事了与学历不匹配的工作,结果导致收入下降,教育资源被浪费了。

“现在的大学和过去的大学不能比”?

我们从过去的文人学者爱国青年身上或者从父辈祖辈口中,隐约感受到过什么叫做“学者风采”,什么是真正的“大学”。

现在的大学,现在的大学生好像总少点除了物质以外的质量和追求。“教育不足”——大学里越来越多的普适性课程,在专业上稍弱,在精细化人才培养上虽然不断进步却仍然与时代发展的速度存在差距。

你在学校所学的东西覆盖不到社会工作上的很多要求,存在从接受知识到个人领悟再到投入实践之间的脱节。

怎么面对这件事?

自我规避面临就业被迫低配的局面。

早作职业规划,积极了解适应目前的就业市场需求。千万别让“名校背景”成为你唯一的亮点。

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当已然面对低配时,请始终记住你所求的是什么。

承认并肯定你现在的选择,在别无选择的当下努力把已经选择东西做对做好。如果能有他人的肯定支持当然最好,但这始终是锦上添花而非决定你人生幸福度的关键因素。

面对别人的高学历低工作的时候,务必考虑个人因素,学会尊重别人的选择少逞口舌之快。

写到这里,其实还想讨论一件事。

对于读大学,对于接受高等教育这件事,我们应该怀有怎样的期待。

有一句话印象很深,竺可桢在1936年浙江大学新生入学典礼上的讲话,

“诸位在校,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大学教育目标,决不仅仅是“造就多少专家如工程师、医生之类”,而在乎培养“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气,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

我们无法站在道德制高点去世俗要求每个人满足所谓“你获得多少教育,就要取得多少成就”。只渴望获得小家幸福,有些得过且过的平凡人我们能够说是不思进取,是一件丢脸和羞耻的事情吗?我想,并不能。

对于心怀理想,有更远大追求的人,我总是怀着极大的敬佩,也总希望这一生终能实现某种个人信仰与社会价值的平衡,成为他们。

你问我读大学干什么?我的答案是,为人生增加一些可能性。

本文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需联系斑鸠,请电洽:0592-5922595